孟婆

花圈上开满惨白的花朵
拥簇着中间躺着空空的躯壳
魂魄已跌进了深深的漩涡
撞进了鬼门关才醒悟此世已时日不多
黄泉路上是死寂的沉默
远处便是座桥叫奈何
桥下是深不见底的忘川河
两岸唱着凄凉的鬼歌
冰冷的锁链随声附和
河里流着剧毒的虫蛇
桥头有个人在等着
孟婆孟婆,眼神里全是魅惑
她说:年轻人来痛快的喝
从此忘却那无尽的折磨
好得以解脱
可我又岂能轻信你的演说
与你握手言和
孟婆孟婆,怎能任你宰割
宁愿在河里饱受千载的水深火热
也要留着记忆
看她从桥上路过
那怕她看不到我
孟婆孟婆,眼神里全是魅惑
她说:年轻人又何须执着
从此将爱恨的红尘割舍
好从新来过
可我又岂能被你恐吓而退缩
从此再无寄托
孟婆孟婆,我狠心了抉择
宁愿在河里饱受千载的水深火热
也要留着记忆
看她从桥上路过
或许能失而复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